文玩电商泡沫:假货泛滥,捡漏博傻,微拍堂野蛮生长

文 | 柳华芳

电商不是一个新鲜的领域,综合大平台的战争基本结束,京东、阿里、拼多多是三巨头,谁也打不死谁,一定时间内,大格局会相对稳定。

电商世界的新机会在哪里,有人说是针对年轻人的新消费,是,但年轻人也会变老,而电商世界的真正生命力在于垂直品类、纵深场景的数字化市场机会。

在服饰电商、生鲜电商、3C电商等一个个品类崛起之后,文玩电商开始走上了前台,出现在了大众媒体的视野里,同时,也暴露了微拍堂等文玩电商平台的假货泛滥等严重问题。

乱世黄金,盛世收藏,文玩电商崛起

在中国民间,向来有一个说法,叫做“乱世买黄金,盛世玩收藏”,收藏市场最近一些年很火爆,鉴宝类电视节目也很多。收藏火爆,文玩电商自然火爆,无论是高端,还是低端,无论是真收藏,还是装模作样地玩一玩。

十几年前,PC互联网时代,文玩论坛非常火,已经有很多文玩交易在淘宝等平台,当时做文玩生意已经很赚钱了。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,文玩电商的主旋律变成了独立化平台,微拍堂便是其中的佼佼者,后来一路崛起,年销售飙升到430亿元,是真正的 ​​文玩电商“独角兽”。

事实上,打开华为或苹果的应用商店,搜索一下,你会发现文玩电商领域的APP真是不少,基本上都赔了直播购物和拍卖功能,微拍堂、玩物得志、一件、天天鉴宝等等几十个APP,足见文玩收藏市场有多么繁荣。

文玩电商也获得了很多风险投资的青睐,多家获得数千万美元的投资,这个电商品类正在崛起。中国有钱人越来越多,各个阶层都需要一些文化类产品,而文玩是重要对标物。

假货泛滥,野蛮生长,微拍堂被央视曝光

央视财经频道的《经济半小时》栏目有一期节目,重点曝光了微拍堂等文玩电商假货泛滥的问题。央视记者在一家名为“芜念名选”的商家拍到了380元的鸡血石印、228元的田黄石砚和192元的田黄石摆件。经北京北大宝石鉴定中心检测,标称鸡血石的物品实际是绿泥石仿鸡血石、田黄石砚实际为经染色处理的绿泥石、田黄石摆件的实际为经染色处理的滑石。

几百元的摆件,假货如此夸张,那么,几千、几万的文玩交易,假货也不会少,毕竟普通消费者不容易鉴别。这个问题在线下文玩交易中也经常发生,以至于很多人去西藏布达拉宫外面的街上去买文玩,可谁又知道那里假货多少呢?

网友曝光微拍堂商家售价,著名书法家鲍贤伦老师气愤地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消息:“公然做假太猖狂了”。一家名为“弘书斋”的店,公然拍卖一幅伪作,被鲍贤伦老师打假。

在微拍堂APP,一幅以500多元的价格拍到的当代画家、美协会员李毅的《南疆秋韵图》,李毅本人来鉴定真伪后表示,画是赝品。这类案例很多,央视曝光的很多,不是个案。

由于画作不是工业标准品,鉴定是一件很难的事情,不是很资深人士,根本无法鉴定。这类问题线上线下都难以解决,买家基本上不太可能联系到艺术家本人,除非售价极高的个人作品。

在微拍堂“唤醒千年”店以1888元拍到了一对“宋代影青盖瓶”,并在一家鉴定机构进行了鉴定,得到专家的鉴定结果是“1949年以后的产品”。

那么,问题来了,交易额高达420亿的微拍堂,到底有多少交易是类似赝品或假货带来的呢?对于投资机构来说,这个问题不解决,投入的钱很可能突然打水漂,平台售假过于严重,很容易被市场监督部门严厉处罚。

无证拍卖?这个问题可能很严重

有自媒体报道,微拍堂一直打着“线上拍卖”的旗号赚钱,但却没有任何拍卖资质。微拍堂工商营业快照显示,其经营范围包含:经济信息咨询(除商品中介)、广告、设计、经营性文化服务、批发、零售、出版物零售等服务,但并无任何拍卖资质。

微拍堂并无拍卖经营许可证,也不符合《拍卖法》等关于拍卖主体资格的要求,对商家收取佣金或涉嫌欺诈。

拍卖是一个特殊领域,不同于传统零售业,也并非只是一个简单功能,微拍堂如果没有拍卖经营许可证,那么,问题可能非常严重,可能面临业务被整顿的高风险。

捡漏博傻,文玩市场不能太天真

最近几年,鉴宝文玩类的节目、电视剧很多,有王刚的节目,也有朱亚文演的电视剧,但是,捡漏这个事儿很不容易,普通人根本识别不了真假。

普通群众买个简单文玩,不图多贵,只求真货,自娱自乐,不能抱着捡漏心态,那样容易上当受骗。捡漏这种事儿应该交给专业人士,毕竟连王刚也能看走眼。

对于微拍堂上,几百元的小玩意也假货太多,那有点说不过去,平台不能放任野蛮生长,只顾自己GMV增长。无论是C2C,还是B2C,都应该有靠谱鉴定机制和保障机制,不能有基础保障能力,那么,这样的平台是高风险的。

文玩市场不简单,人设力最为关键

面对文玩电商的假货泛滥、骗子商家太多,我想到了知名互联网学者刘兴亮先生的一本新书《重塑人设力》,事实上,文玩生意主要看人设、看诚信、看回头客。

当下的文玩电商,很多商家是线下骗子搬到了线上,不全是平台的问题,却也平台不能免责,最重要的是引入强大的诚信机制。

像微拍堂这样的平台,不能放任假货泛滥,这是最起码的社会责任,并呼吁在鉴定方面投入大力度,增强高科技设备等投入,透明化鉴定过程。

对于高价值的名家作品,应该引入创作者鉴定机制,让艺术家进入平台,让艺术家成为受益者。否则的话,字画类的造假售假永远得不到治理,毕竟科技太发达,而造假成本太低了。

如果有新观点,可以搜“小芳侠”,进行交流,文玩电商水太深,做人不能太天真,做好人设是关键,诚信经营是长线。

留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