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部人爆料恒丰银行陷高管“私分”近亿风波

中国经营网 郝成

“给高管在东亚银行开卡操作,起步是800万,有专门的办理人……”近日,恒丰银行高层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证实,2015年初,其内部曾向多名高管分钱,涉及总金额近亿,但这一举动并未经过相应会议批准。

暂停内部购股,返还资金,利息部分待研究后发放,16日下午通知到各分行,17日传达支行——恒丰银行的内部购股计划,在被媒体曝光后,紧急停止。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5月17日了解到,目前这一决定已经传达至各支行。

记者获得资料显示,恒丰银行于2015年5月启动内部购股计划,高管可认购500万股,且可2:8配资。而其高管则证实,部分领导认购额或高达千万股,且配资比高达1:9。

“每股3元本身就低了,而且自己只出十分之一资金的话,就只有三毛钱。”举报人已将此事举报至中纪委。

“私分”遭高管证实

分钱,发生在内部认购股票启动之前。

“安排专人在香港某行给大家开户,然后转资金到境外,之后大家拿着卡到该行办理。每个人的金额、总金额都是没有公开讲的,也没有上过会。”一名高管向记者回忆称,此次分钱发生在2015年5月之前,但此事并未出现在相应会议上——无论是五人党委会议还是20多人的经营决策会议。

但总金额依旧能被算出,高管称,参照他自己的情况,这一总额应近亿元。

此外,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向《中国经营报》指出,分配奖金一事完全由董事长蔡国华主导,他曾与蔡就此事有过一次单独谈话:“我被分配了近两千万,蔡的说法是前几年的奖金再加上2014年奖金总和。我问其他人多少,蔡说你不用问那么多。”

知情人透露,恒丰银行一位高管曾在2015年年中承认,他被分配了800万元。“私分巨款的具体细节,有关单位介入调查即能揭开面纱。这么多钱不可能是现金,帐户记录能完整显示操办路径。”知情人士还透露,有的高管以上述巨额入帐购买了东亚银行销售的理财产品。

就在此事后不久,内部购股启动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获知,恒丰银行在2015年5月即已做出内部购股计划,按照层级划分,定三种购股资金配资“档次”,即自筹资金与外部融资的比例2:8、3:7、4:6,且外部融资疑为某行提供贷款,总体为个人出少数,外部贷款为大。

此外,更详细的相关文件显示,不同层级的内购额存在差别:总行董事长一级,高达千万股,此后层级则从500万股至5万股随级别递减。

若以相应股价计算,则高管层级有权以较低股价、高达2:8的配资比,以千万获得过亿价值股份,而已当前诸多商业银行纷纷上市的节奏,其高管未来获利前景惊人。

内部购股骤停

蹊跷的是,在2015年启动这一计划以后,即陆续有资金汇集,且内部传已与某银行商定以适当方式实现配资,但直到当年年底,这些资金才正式进记,长达半年“空窗期”内,数亿资金去向不明。

“每股3元,90%的贷款,2000万股,从兴业银行烟台分行贷款……先分钱,后如此高配资,这些能不能给基层一些透明度?”有举报人向《中国经营报》透露,目前有多种举报指向高层。

据此前媒体报道,也恰这一时期,恒丰曾出现过行长一职更替“乌龙”,公开先是称已经董事会审议通过赵某某,但此后这一公告被撤,后在8月份变为林治洪。

此外,举报人指出恒丰在京购买复兴门内大街一处地产时,曾出现难以理解的变更。记者查询相关判决书显示,恒丰曾就此事与某公司诉诸法律。

“通知说暂时退钱,利息商定后退,还表示内部购股会继续,不存在违规的问题。”知情人透露。此前,媒体曾质疑其内部认购价低于净资产,且存在超限额认购等多处违规情形。

2014年末,时任恒丰银行行长的栾永泰曾对外表示,2015年将开始着手上市准备。

据2014年年报,恒丰银行前五大股东分别为烟台蓝天投资控股有限公司(21.73%)、新加坡大华银行有限公司(12.76%)、南山集团有限公司(7.67%)、江苏汇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6.49%)、福信集团有限公司(6.39%)。最大股东蓝天投资背后则为烟台市国资委。现任董事长蔡国华,曾任烟台市委常委、副市长,兼任烟台市国资委党组书记,2013年12月出任恒丰银行董事长。

这一国资背景,亦是此次恒丰银行遭遇风波的缘由,媒体报道称内部购股或存在伤及国资问题。而举报人则称,在上述前五大股东中,有存在代持的问题,这一问题随着内部购股而被暴露。

记者证实,举报人已将包括上述内部购股在内的多项问题,举报至中纪委。17日至18日,记者拨打恒丰董事长蔡国华、行长林治洪、董秘等人手机希望求证暂停购股、分钱等事,此后又发送短信,除董秘接通表示不知情外,均未获任何回复。

柳, 华芳

柳, 华芳

独立互联网研究者,专注于电商、社交网络、智能创新、互联网金融等互联网前沿领域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